哥哥

画地为牢,自娱自乐。

青春期妄想.01

“各项数据都正常,不过这么久才激活…”陈新拖了个长音,目光没有离开玻璃舱中的人,“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直接导出记忆启用备用体吧。”卡兰没有回应,她正与浮在培养液中的芙兰对视,看不出对方有任何情绪或是想法。“五分钟后撤去培养液,再做一次全身检测。” 陈新独自在那些复杂且冷漠的机器前忙碌。
湖水开始流动,或者说比之前流动得更加快速,脚趾接触到了容器底部,温热的,和体温一样。那些长长短短的东西从身上慢慢离去,没有了液体的浮力,芙兰一下子撞在了舱门上,双腿像是不存在一般。他用力撑起自己,依靠手臂抵住这道透明的屏障来保持平衡,氧气面罩上凝了一层雾气。卡兰在舱门打开的瞬间就扶住了他。“谢谢。”他隔着面罩勉强露出微笑,什么也没有问,只是看着卡兰,似乎是在努力回想些什么。突然他灰绿色的眸子里流转出一道光来:“卡兰。”“是的,殿下。”“可是…哦…那我怎么…”
“还记得你是谁么?”陈新看着卡兰把他扶到床上。
“芙…”他皱了皱眉,“好像…”
“可以了。移动一下腿部。”没等他说完,陈新就打断了他,卡兰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假咳。

阿斯洛德又重新被接上了长长短短的管子,他笑着对卡兰说我没事,一会儿见吧。血压体温疯狂攀升。不停更新的数据让卡兰第一次感到了无力,她攒紧了拳又松开,目光一刻不离没有露出痛苦表情的阿斯洛德。胸腔起伏,呼吸也闷在面罩之下,阿斯洛德跌进了深渊,一潭死水迅速包裹住他的躯壳,它们穿透皮肉骨骼,握紧了他的心脏,拥堵在原本是肺的部位。
“你知道自己该去哪吗?”他突然听见了刚才卡兰身旁的少年的声音,“记得自己是谁吗?”
“芙兰,醒一醒!”比德利亚的呼喊从深渊传来,缠住手脚的液体将他拽向更深的黑暗。
思绪混乱,那些存在的或不存在的都一拥而上,窒息感将自己层层包裹,少年的声音逐渐变得微弱,下沉而去的地方似乎开始温暖起来。气泡上升,在无法触及的最远方破裂,黑暗潜滋暗长包容他的全身,他不停下沉,比德利亚的声音愈加清晰。手臂被谁抓住了,他睁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,自己的手臂与这只抓住自己的手都在黑暗中,他努力睁大眼睛,那些湖水涌入了口鼻。阿斯洛德开始咳嗽,窒息的痛苦迫使他也抓住那只手。“不要去。”卡兰的声音波纹一般漾开来,在水中引起震颤。“不要去,”她急切又努力保持着平稳,“无论那是哪里都请您不要过去。”

阿斯洛德猛咳了一声,从深渊挣扎而出,喘息未平便将卡兰揽进怀里:“好久不见,好久不见…”

评论

热度(4)